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为什么中国人只肯认输 不肯认错

时间:2010-07-22 09:31:33  来源:  作者:

李铁

在这个不平凡的时代,比唐骏文凭造假更荒唐的事,不在少数,不过这一新闻却表现出了相当持久的传播力,引发了媒体广泛的讨论。事件持续发酵,讨论和争议早已超出了事件本身。我们看到,相比事件本身,一些国人在讨论中所体现出来的错误价值观和混乱逻辑更加耐人寻味。

首先是罔顾事实和真相,动不动就谴责揭发者的动机和派系。很多人不去讨论唐骏是否造假,反而指责方舟子炒作,或者干脆转换命题,研究方舟子究竟是不是偏执狂,甚至有人说揭这些短对中国的发展不利。

再就是成王败寇、笑贫不笑娼的观念泛滥。认为只要能成功,采取什么手段都不重要,对“成功人物”实行“道德豁免”,仿佛身价不菲的人犯错,只能是一场喧闹,而没有是非。

有人这样概括国人在这场讨论中所体现出的价值观问题:象唐骏这件事,在美国,他要辞职,100个人只有一个价值观:诚实;在德国,他要谢罪,100个人只有一个价值观:担当;在中国,他要狡辩,100个人有100个价值观:他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任何还存有基本的理性和良知直觉的国人都会因此而发问:我们的社会还有基本的是非观吗?还有没有对正义和道德的一个基本的认同?不管是所谓天价高薪的唐骏,还是更早前位高权重的“抢笔”的那位官员,至今都没有直面事实的道歉,要么是躲避,要么是百般抵赖,甚至还要倒打一耙。难道中国人认错就这么难吗?中国人的文化基因里,是不是只有认输,没有认错?

传统文化中绝对正义观的不足

中西之间的文化结构有一个根本性的差异,西方有基督教信仰,有一个清晰的彼岸意识和来世观念。而中国人的世界观是世俗的,现世就是生活的全部。

比如,中国人讲人生的三不朽,就是立德、立功、立言,还有人生的理想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所有这些项目,都是现世的价值,现世的成功就是终极的成功。在古文中,“德”字是和“得”通用的。所以,唐骏才能说出惊人之语:“能骗到所有人就是成功。”

但对于西方人而言,人生的意义要到上帝那里寻找,现世的人不可能自救,人只有蒙受上帝的恩宠才能获救。人生是否有意义,是否符合正义,最终不由人自己来判定,上帝才是真善美的终极原因和裁判。这样一种设定,对一些人“只顾今世享乐,哪顾来世洪水滔天”观念形成了一种有力的制衡。即使现世不择手段取得了成功,也不等于万事大吉,因为还有末日审判等着你。

世界上有没有绝对的正义?这一点在西方的文化设定中是没有疑问的,因为有上帝的存在,超验性的宗教支持了绝对正义的观念,而且这种正义因为有了神圣的渊源而超越时空,成为一种绝对存在的共同价值规范。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也并非完全没有绝对的超验的正义观念。比如中国人有天道的概念,儒家有青史留名的追求,民间也有“举头三尺有神明”的说法,在引进佛教之后,也有了因果和来世的观念。这些观念都提供了一些超验性的价值,对现世的功利主义追求保持了一些制衡。

但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国文化中这样的制衡远没有西方那么主流和明确,而且在设定上有着先天的缺陷,导致这些制衡力量相当脆弱。比如中国传统虽然讲天道,但人自己就能通天道,这直接可能导致伪善,导致正义的神圣性的降低。

在中国古代神话中,神也就是人间的圣人和伟人,像女娲、黄帝、尧、舜等等。王阳明讲满街都是圣人,“人皆可以为尧舜”;孔子说“我欲仁斯仁至矣”;禅宗讲“顿悟”、“一悟即至佛”;道家讲“坐忘”;陆王心学讲“宇宙内事乃己分内事,己分内事乃宇宙内事”,“宇宙即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人皆是有心,心皆是理,心即理也”。

由此一来,做人的至善至美境界在现世就可以实现,通过一种内在的超越,就能达到庄子所说的“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境界。也就是说,成圣成贤的完满境界在现世就可以实现。

这种观念在西方人看来是不可想象的。西方人认为上帝是绝对神圣的,而现世世界没有神性,二者是绝对对立的。人最大的努力也只能是人,不能变为上帝,这就阻断了通过个人的心性修为达到与神合一、拥有神性、成圣成贤的可能。因为这将是对上帝的最大的亵渎,是被造物的狂妄,是最大的“罪”。

中国人讲,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反过来也可以说,圣贤是可以没有过错的,既然“人皆可以为尧舜”,如果自以为是圣贤,自然也就死不认错,更别提什么忏悔意识和耻感了。

中国文化的这种设定,使得正义的绝对性、神圣性大打折扣,用人创造的规则管人,其高度和约束性也显得不足。

法律是管小老百姓的?

常听见有藐视法律和正义的人说,法律是管小老百姓的,牛人是例外的。之所以还要被规矩管,只是因为还不够牛。这一观念在中国自古流行,自然有它的文化和事实的渊源。

在西方历史上,由于有超越的上帝观念的存在,自然法学观念长期居于核心地位。自然法学派认为,法的本质在于追求绝对的正义和真理。在拉丁文中,“ius”(法)和“iustum”(正义)差不多是同一个词。而正义根深植于自然,能够通过理性被人所知,它超越种族、民族、国家之上,你甚至可以把它看成是抽象的和绝对的,这有点类似于中国人所说的天理。

在西方人的自然法观念里,“法”(law)和“法律”(legislation/enacted law)是有区别的。他们认为,“法”意味着自然法,代表基本正义。而“法律”是立法机关颁布的规则,这种人定法既可能是正义的,也可能是非正义的。自然法是最高法律,而“法律”,也就是人定法,应该以自然法为标准,或许人定的法律永远也达不到100%的正义,也许永远也不能使“法律”与“法”完全重合,但“法”是“法律”的目标和衡量标准,“法律”要不断地接近“法”。

阿奎那就曾指出:“神定法和自然法,作为上帝统治世界的永恒法的具体体现,规定了真正的立宪政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