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教育能培养创造力吗

时间:2011-07-20 20:02:56  来源:  作者:

“教育的目的在于培养可以创造新事物的人,而非重复上一辈已经做过的事,这些人应该具备创造力、开拓性,并善于发现。”——皮亚杰

回忆童年,令我最难忘的便是和父亲在一起学习如何成为一名科学家的时光,尽管他其实是一个艺术家,而非科学家。但他是那种对很多事情都略知一二的人,并非常乐意和感兴趣的人分享他的见解。父亲喜欢观察周遭世界,对新鲜事物永远充满好奇,并热爱各种知识。而我作为一个对世界无比好奇的孩子,便把父亲当成了一个活的百科全书。于是每个下午,我都会坐在父亲工作间的凳子上,在父亲身边问个不停。

为什么变色龙会变色?闪电会沿着雨水劈下来吗?为什么龙卷风来的时候我们要躲进地下室?练空手道的人为什么能够用手劈断木板而却不受伤?

无论我的问题有多么滑稽或是无聊,父亲总是耐心地给我一个全面的回答,并总是辅以科学的证据。我非常陶醉于跟父亲的一问一答,直到我七岁还是八岁的那个下午,一切发生了改变。

充满未知的新大陆

那时有一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便想去问父亲。但他正在忙于创作一个新的作品,我知道他在创作时需要安静,于是我只好选择等他忙完。我喜欢看他工作时的样子,想象在他的铅笔划过纸面的时候,父亲的心里在想些什么。父亲的胳膊在硕大的纸张上灵活地移动,他的手腕轻松而优雅地时而横移时而停顿,仿佛一个指挥家在我的面前舞动。从父亲那凝固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有多么专心致志,我则在一旁屏住呼吸。最后,父亲凝神注目了他的作品一会儿,又在纸上加了几笔,然后他退后几步再看,微微一笑。我知道我的时候到了。

“爸爸?”

“嗯。”

“黑洞是什么?我想问,它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转过头对我笑了笑,看来他很重视我的这个问题。

"你的问题可不可以再具体一点?"他可能开始有点后悔买了那一套被我据为己有的世界百科全书了。

“好吧,我想问,物质被吸入黑洞之后究竟去了哪里。我觉得物质是不能被创造及毁灭的,他们一定是去了什么地方,总之,他们究竟去哪了?”

“这个,我不太清楚,”父亲答道,“但我不觉得黑洞遵循与其他天体同样的物理法则。”

我当时震惊了。父亲不知道?怎么会?为什么?在我年幼的世界里,父亲可是无所不知的呀,是回答我所有问题的老师,可一切竟然被这样一个父亲回答不了的问题击碎了。明白父亲并不是上帝的这一转变让我进入了一个充满未知又意义深远的世界:当我对知识的渴求没有得到满足时,我却感到了一种兴奋的感觉。原来科学仍旧有未解之谜,而且那是没有一个人知道的秘密。这太令人兴奋了,我开始陶醉于这种未知的感觉。于是整个下午,我和父亲一直在讨论黑洞,我们查找书籍,尝试画一些图形,试着用物理理论来去解释它。

我发觉我在那一天开始觉醒了,我开始喜欢解决问题而非仅仅满足于知道为什么。我开始去寻找答案,并开始有了一点点发现的成就感。当我发现一些有趣的问题后,我便去找到父亲,和他像伙伴一样一起讨论,来尝试着解决这些问题,虽然不是经常能够真正找到答案,可那种体验实在是棒得很。

这一切好比是在我的世界里发现了新大陆,总有新奇的事物不断出现。有那么多我不知道的问题,有那么多我想去探索的问题,那些现在还未知的答案似乎在等着我去揭示。我被这片新大陆深深吸引住了,尽管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我真正成为一名科学家。

教育之殇

随着如此快乐的童年的结束,我却开始了一段痛苦不堪的人生历程。我在童年养成的世界观“别告诉我答案,我想自己弄清楚!”却在学校不怎么受欢迎。这导致我在学校一直处于挣扎的状态,一方面取悦老师的做法就是听从指挥,遵守纪律,另一方面这样做的代价就是再也感受不到创造性带给我的挑战与满足。那时候我的天性是追寻问题的多种答案,渴望尝试不同的方法,但我却很快学到只有那些不守纪律遭人讨厌的学生才会挑战老师,怀疑规则,而这些是不受老师欢迎的。于是我开始学着压抑自己无所不在的创造性,尽管那让我痛苦万分。

我越是喜爱学习,学校就越让我觉得丧气与空虚。我开始觉得学校与监狱无异,它们都是在榨取人们的自由时间。在学校的日子,我结束了以往那种愉快的学习与探索,不再观察,不再思考,当然也不再想象。

当然我对科学与学习的热爱并没有完全被早期的学校教育所摧毁,否则我也不会在今天从事我热爱的科研工作。但那段经历的确深深伤害了我,今天在我得以了解更多的神经科学与心理学之后,我在思考:

对于创造力与独立思考的阻碍究竟对我尚在发展的大脑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这些影响又有多深?对比我个人的更为独立和实验性的学习,死板的学校教育在我的认知发展中扮演什么角色?

或是换作一个更深刻的问题:学校究竟是促进还是阻碍了我的智力发展?

在我回答以上问题之前,让我们先了解一下教育模式是如何能够削弱学习者创造性的行为,然后我再解释它和智力的整体关系。

我们已经知道我们做的每件事都会以某种途径改变大脑,但为了能够在实验情境下验证这一概念,我将会提出一些清晰的假设以便于我们来分析一些实验以及讨论这些对于孩子一生究竟意味着什么。

假设1:教育并鼓励孩子通过机械记忆与模仿进行学习,会让他们更倾向于线性思考,而较少创造性思考。

看一下我们典型的教育模式:从一入学开始,便灌输非常具体的学习理念:注意听讲,盯住老师,按老师说的去做,在座位上坐好,不要挑战权威,接受表扬。我们让孩子学会记忆,而非思考;让他们只相信答案,而非突破创新。

最近在发展心理学领域有两项非常有意思的研究是关于儿童早期教育与教育方法的。第一个是关于直接指令对于探索性行为的限制作用,由ElizabethBonawitz和他的同事完成。另一个由DaphnaBuchsbaum和她的团队做的研究,是关于模仿行为的,探究什么样的条件和环境令儿童更愿意去模仿,或接受其为“正确”的答案。

AlisonGopnik作为Buchsbaum的研究伙伴,在Slate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幼儿园不应该像学校:新研究表明给孩子教的越多,越适得其反”的文章,她在文章中解释了一系列这类的实验以及其结果对于学习的启示。这两项研究采用不同的方法来评估教学方式对于学习的影响,并得到了同样的结论:在孩子非常小的时候,给予孩子直接指令的类型与强度对于其日后学习与创造的能力有着深远的影响。他们发现太多的直接指令——告诉孩子该做什么而不是让其自己找到方法——会严重地影响他独立解决问题,创造性解决问题以及探索多种解决方案的能力或者说是天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