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为什么成功者会成功

时间:2011-08-22 22:12:29  来源:  作者:

安德烈.阿加西有过很多失利。在他那传奇色彩的有着极强的回球能力和极快的反应速度的网球职业生涯开端之后,阿加西已经在90年代初沦落为一名平庸的球员,在预赛中落马,在决赛中失利。1994年3月,在比斯坎湾,他又一次失利了,不幸的是,这次是败在桑普拉斯手下,而在比赛开始之前,他差点被食物中毒击垮。

在挫败和无助中,阿加西同意与一个有意向的新教练共进晚餐,而这个人的网球水平并不得到他的认可。吉尔伯特是阿加西的死对头之一,一个资质一般的球员,在他自己的联盟中勉强度日,一直没有取得过好的成绩。而他关于战术的书籍刚刚出版,题目叫做“丑陋的胜利”。在比斯坎湾的饭局中,阿加西想得到对他比赛的客观评价。为什么他在对阵实力比自己弱的对手时总是落败?

吉尔伯特训斥他总是追求完美。像终结者一样将球打在各个死角增加风险,为什么不保持打球的延续性,以给对手失败的机会?“这些都是因为你的头脑!”吉尔伯特这样说,阿加西在自己已发表的回忆录中回忆道。“凭借你的天质,如果你发挥出50%的球技和95%的头脑的话,你就会获胜,但是如果你发挥出95%的球技和50%的头脑的话,你将会一直输下去。”

阿加西当场就聘请了他。接下来是一连串的失败,因为吉尔伯特彻底颠覆并且重塑了他的比赛。不久,阿加西渐渐迎来对以往无法战胜的对手的胜利,五个月之后,他顺利拿到了他的首次美网冠军。阿加西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我跪下来,我的眼中充满泪水,我望向教练席……当你在获得巨大成就时,观察人们的面孔你会知道所有你想知道的关于人性的东西。我已开始只是信任布拉德的智慧,当我看到他为我而表现出的纯洁而不羁的喜悦时,我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最后,他的头脑清晰了。令人惊讶的是,阿加西打开了胜利之门,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他又直落四盘,战胜桑普拉斯拿到了自己的第二个冠军—澳网的冠军。回顾他漫长的职业生涯,他有过很多失利,但是阿加西已经学会了如何去获胜。

为什么有些人会从失败走向成功?最贴切的答案就是,至少在体育界是,成功者肯定有着过人之处—比如你可以从温网和澳网的冠军—诺瓦克在比赛中表现出的无人可及的耐性上得到启发,他已经不止一次地在今年的49场比赛中的第一盘失利了。但幸运的是这不是故事的全部。“有很多球员有着比成功者更好的天赋,”几本网球、高尔夫以及其他运动的战术书籍作者托马斯这样说,“ 从一点可以看出来,成功者很少用自己的方式获得成功。他们很少抑制天赋的发挥。并且在这样做,首先是跟恐惧、怀疑还有无助作斗争—而这些都不是一般的胜利。”

 


这种规律的确立,使成功可以在非体力项目上得以应用:国际象棋、拼图游戏、团队管理甚至是格斗。你不能永远落后,那是肯定的。我们的词汇定义了成功—事实上我们在形容获得奥斯卡和取得一场战争胜利时用的是同一个词汇。意思是在各个领域没有通用的成功法则,没有智力上可以控制成败的开关。但是神经系统学家,心理学家以及其他专家正在改善各学科间对于成功的概念,找出深藏的的脑化学、社会学以及经济学间的联系,把这些综合起来给出更新、更准确的关于为什么某些人一次次的成功的解释。

一项研究倾向将之归结于控制力,一项可行的关于成功的实验。科学家们长久以来一直认为控制力是受睾丸激素影响的,你拥有的越多,你取得成功的概率就越高,不仅仅是在体育界。 睾丸激素在会议室、法院以及其他充满风险的需要冒险精神的行业中是非常需要的。25年前,科学家们证实了荷尔蒙在赢得胜利中的作用,它使你在下一场竞争中获胜,也给了你更多的犯规以及其他东西,一个成功者的性激素可以重复使用。

 

6月29日德国女足世界杯上,D组巴西对阵澳大利亚的比赛。

去年八月,德克萨斯与哥伦比亚州立大学的研究发现:睾丸激素只是在另外一种叫做考迪索的激素很少量时才会发挥作用,进而言之,如果在他们的血液中有过量的考迪索的话,高水平的睾丸激素则会扼杀成功。

在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专家们已经将这项研究付诸实践,通过蘸取MBA学员的口腔唾液来提取这两种激素。每个课题组用不同的方法来提取这两种激素,以确保实验的客观性:只吃谷物而不喝咖啡来降低考迪索的含量,增强锻炼并且吃维生素B来提高睾丸激素。在紧要关头,做出强有力的表示时的荷尔蒙量作为标准。这个实验的首席专家表示“镇定,但是要向往支配地位。”不管对女人还是男人来说,在理论上这都可以增加你在签约、晋升以及团队中获胜的几率。

新的研究结果和以往一样。显而易见的是即使在一场脑力比赛中,血液里可能还有着令人生畏的足以让你去切除敌人内脏的激素:鲍勃.费希尔,一个国际象棋冠军。“对于费希尔来说,对于战胜敌人有着冷酷的渴望。”纪录片《费希尔的胜利》的导演噶波斯这样说。“他会因击败他的对手而感到兴奋,这与施虐狂的一些做法相似”。在他与俄罗斯前国际象棋冠军斯帕斯基的1972年的成名战之前,为了成为世界第一,费希尔减下来很多体重,并进行了很多耐力训练,他告诉力量教练,他想在第一次握手时就战胜斯帕斯基。比赛临近的时候,费希尔咳嗽着、吆喝着,但就是不出场,提出各种各样的荒诞的要求,以此来在比赛之前激怒他的对手。“我不相信心理战,”费希尔在局中说,“我只相信技术。”

在全世界的关注下,他终于在雷克雅默克夺冠,两局都是两家二又二分之一子而焦灼,费希尔走出了一步险棋,置斯帕斯基于险境,不得不将卒子退回到C4,费希尔一次次地利用它的王,但这恰恰是斯帕斯基之前未准备过的招式,俄国人因此而陷入绝境。费希尔毫不留情的好战性渐渐成为一名令人折服的选手,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好战性。而斯帕斯基再也没有找回状态。他仅仅是在之后的15场比赛中胜过一场,费希尔和他的观念以及睾丸激素-考迪索的的配比无疑是取得世界第一的关键。

有什么比成功更好的东西吗?在别人放弃的时候坚持下来。伯恩大学的一名经济学家的一项研究表明:受试者在别人失利的时候接受奖励去做同样的事情,会显著提高做事的兴趣,这个结果颠覆了传统的经济学理论,无条件的奖励是一个人做事的原动力。这是精神经济学家在社会成功动力学领域的众多研究成果之一,一个基于神经系统学、经济学以及认知心理学的新兴学科,他的目的是研究人们为什么做出不同的选择,或者说是不合理的一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