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施一公与饶毅:规则的破坏者还是建立者?

时间:2011-09-08 21:39:29  来源:  作者:

施一公与饶毅:规则的破坏者还是建立者?

  作者:本不想说

  饶先生和施先生近几年一直在公众刊物发表文章,坦陈中国科学界的弊端,
赢得了无数掌声和科学粉丝。当年看到二位的文章可谓佩服的五体投地,也曾鼓
掌叫好。可自从二位回归东土后的所作所言,真叫在下不敢盲目崇拜人了。人也
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就像现在的美女明星们一样,妆上妆下差别实在太大。

  中国科学界的问题是大环境造就的。中国的问题不是缺乏完善的法律和规则,
而是还有令一套对应的潜规则和内部规则。老实人总是深受其害,情商高的成功
者都是利用潜规则而上位。我国科学界的项目评审规则面上非常完善,我们的院
士评选制度也很完善。问题都是潜规则造成的,问题的暴漏都是潜规则下失败的
玩家揭露的。施饶二位除了智商高,善于做高影响因子的文章外,情商也绝对一
流,深谙中国文化和潜规则。看起来是科学潜规则的受害者,实际上还是令一种
潜规则的建立者。试举几例供大家分析:

  1. 2008年杰出青年基金事件:(见新语丝“立此存照”施一公事件)。虽
然施先生最终全职回到了清华,但2008年人事关系还在美国挂着,就来申请只有
正式职位的中国学者才能申请的杰出青年基金,这是严重的违规。虽然清华大学(主页 圈子)
和基金委明知形式审查有问题,还是按照潜规则办事,而施先生也就半推半就的
应着,这时丝毫没有了对不良文化愤世嫉俗的硬汉形象了。施先生曾试图与方先
生沟通,未果。施先生一开始就很熟悉中国文化。施先生对此连解释的勇气都没
有,最后还是饶先生冒着生命危险替兄弟出来圆场子。这是施先生第一次破坏中
国的学术规则而利用潜规则上位获得利益。

  2. 国籍问题:不是每个人都能随便选择自己的国籍的。如果有人有机会重
新选择国籍,则一般是对这个国家的文化和制度的高度认同。而放弃国籍,则是
对原来国籍国家的不认同甚至否定。中国人对于中国国籍的理解则更象是对祖宗
的认同一样,就像现在华人总提“祖籍”,虽然是爸爸甚至是爷爷的出生地,也
算是自己的家乡。当年杨振宁为了在美国获得地位和荣誉放弃中国国籍而加入美
国籍,其父杨武之先生到死也没有原谅他。改变国籍的人要么是因为政治原因或
者有坚定政治信仰,象爱因斯坦不满纳粹迫害犹太人才改为美国藉。要么是利益
驱动,如时下演艺界名人的移民潮,搞的《建党伟业》这样的具有政治意义的大
片全是一帮假洋鬼子在主演。施饶二位原来都是中国国籍,在美国发展后改为美
国藉,动机是什么?你们真的宣誓了吗?真心宣誓了吗?二位重新回归中国,听
说都重新改回中国籍,是真的吗?见网上有关于饶先生退出美国藉的一些理由,
说“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失去了其道德领袖的地位,但是美国人仍然陶醉在其
国家与自我的伟大感之中。”(见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85049 )。饶先生的理
由能否被美国人和中国人认可暂且不论。施先生退的理由是什么?中国科学院院
士的评选一定是中国国籍才可以,否则只能评外籍院士!今年饶施二位参加科学
院院士的竞选时,应该是已经改为中国藉了。不知道是不是?如果两位在2011年
初申报的时候还是美籍,那二位可是违规大了,连资格审查都过不了呀。请二位
或者知情人解释一下?

  3. 与科技部的恩怨:2004年,饶先生等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观点,反对
国家中长期发展规划中生物医药领域的立项。在文章中有“普林斯顿的分子生物
学家施一公表示,‘我强烈反对由一个首席科学家’来控制上千万研究资金的体
制。2004年8月,施和其他10位旅美华人生物学者协会(该协会由在美国
工作的华人生物学者组成)的成员向温家宝提交了一份公开信。信中他们表达了
对科技规划草稿中超大型生物项目的担忧。他们认为这些项目将会失败并且还压
制竞争。”施先生还公开表示科技部是腐败之源,建议撤销科技部。而施先生和
饶先生回国后都积极与科技部沟通,并投入到蛋白质计划的大科学中去抢银子,
硬是把解放军少将立的项目抢了三分之二回来(10亿左右),此后二位再也不反
对国家中长期规划了。施饶两位先生都被聘为国家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饶
毅教授也是国家863计划项目课题负责人,他们都承担了我国基础研究和前沿技
术领域的科研项目,国家通过多个渠道对他们在科研经费和条件保障上给予了大
力支持。(科技部回应施一公饶毅《科学》社论)。重大新药创制计划在十一五
期间启动,施先生想当然的认为新药研制,就是结构生物学加上化学就成了(因
为在普林斯顿时他与化学系同行组了一个公司做新药),并积极与科技部主管新
药的领导沟通,并把领导请到清华大学(主页 圈子)来开讲座,最终施先生的理念还是没有被
认可。施先生想把清华做结构的和化学的一班人组织起来想抢个几亿的大项目,
结果可想而知。从此,施先生又对科技部不满了起来。2010年9月施先生和饶先
生又共同发表了轰动全国的讨伐科技部的檄文。先不管中国的科学体制如何,从
施饶二位与科技部的互动过程来看,倒像是黑社会到酒店收保护费。白吃白喝太
毛毛雨了,每年都得上大供!不给,黑白两道都收拾你。如果施饶二位不熟悉中
国文化和潜规则,这等事如何能三番五次的操作?

  4. 北大清华生命科学特区:王晓东先生当年在科技部和北京市科委力邀下
回国成立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国家给了新的政策和几个亿的资金投入,王晓东
先生搞的有声有色。施饶两位自然心里不服,但回来的晚,风头都给王晓东抢了,
现在回来分占了北大清华的山头,总想弄点事超过王晓东。北大清华给的3、5个
亿哪够用呀,2、3年就折腾光了!一年有3、5亿差不多。于是给中央领导坚持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