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铁娘子是怎样炼成的 | 雅各宾

时间:2013-04-22 15:38:57  来源:  作者:

讣告通常都是关于死者生前成就与优点的文字。撒切尔夫人的成就不容否认。她是右派的“当代君主”:她崛起于保守党危机四起之际,控制住变化中的政治元素且重组了它们。她彻底改造了政府、党派政治和英国经济。她建立了新自由主义治国方略的一种形式,这种制度从内部看来几乎坚不可摧。


但是这样来谈论撒切尔夫人的成就本身就已经暗示了讣告形式存在的问题。她最大的成就也是她之卑鄙和不可饶恕的原因。她的能量、 她的冷酷无情和她的政治诡计被用来达成如此偏执、如此阶级至上的目的,以至于人们很难佩服她的这些品质。回顾她掌权的那个年代留下的残骸,你很难不因恐怖而目瞪口呆。

集中注意力在撒切尔夫人的优点和成就上还存在一个夸大单个领导人作用的危险。撒切尔夫人的成功不仅有赖于以小资产阶级和“新中间阶级”为轴心的大众与商业界的广泛结盟,而且有赖于一系列从大众媒体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的力量。她的优势多半来自于其对手们的弱点、分化或彻头彻尾的懦弱。

不过,我们不能否认撒切尔夫人的领导能力。因此,本着研究敌人以便将来能更好地打败敌人的精神,这篇讣告将密切关注把撒切尔夫人打造成战后最成功政客的那些因素。

******

撒切尔夫人生前把自己视为富人的一员,为富人的利益而斗争,死的时候被看作统治阶级完全认可的一名成员,有金钱和贵族头衔为证。当然,她被视为小资产阶级反对派的代表也不无道理。她的父亲曾是一名自由党政客,在战后败给了崛起的工党;他经营着两家杂货店,她曾经住在其中一家杂货店楼上的公寓里。

那时候还名叫玛格丽特·罗伯特斯的她是一个“奋斗者”,用现在托利党领导层的说法。她在简历上有一长串课外活动,这些课外活动她年纪很小时就开始了。她侥幸得到牛津大学的奖学金,是因为另一个学生申请的失败。她拿到了一个二流的理学士学位,找到了一份从事研究工作的化学家职位,然后在一次商业聚会上结识了反对社会主义的百万富商丹尼斯·撒切尔。他在1951年娶了她;从那以后,他一路支持她在政治上和职业上的抱负。在她当选国会议员后,他出钱让她学习成为专精税法的律师,这使得她后来能够晋升前排成为托利党的财政事务发言人。是在她丈夫和广大商业界的支持下,她才得以在希斯年代【1】的低谷中成为保守党的党魁,并进而成为英国战后最成功的首相。

她的一生就是她在进攻性和竞争的热情驱使下不断向上攀爬阶级阶梯的过程。这种经验给予她打造自己作为“精英制度”的开路先锋提供了素材,而她也会习惯性地反复提及“精英制度”的要点。比如,当被问及她对文法学校的支持时,她会说,她自己的晋升只有在一个识别和奖赏才智之士的教育系统中才能实现。

也许,我们可以轻易地说:她的一切成就都要归功于她的婚姻给她带来的奢华财富。但是,这么说不过是在说:没有人的成功是“独立奋斗”出来的;一切成就最终都是在协作劳动的基础上获得的;个人的才能离开了有利于其发展的结构将一事无成。换句话说,那不过是说:精英制度是扯淡;但是我们早就知道这一点了。否认她的能力和能量的作用的话,我们会被视为对死者不敬,同时也是低估了她。

撒切尔夫人的一个主要强项来自于她清晰的思路。但是这不是在说她的思想在总体上具有连贯性。被冠以“撒切尔主义”的大量的、复杂的思想论述在连贯性上并不突出。虽然如此,她的思想在基础上存在一个从伯克【2】和哈耶克(Hayek)处得来的、非常简单明了的“自由市场”哲学。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牛津读书时她读了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且为之神魂颠倒。这本书,加上不那么反社会主义的小册子比如科尔姆·布罗根【3】的《我们的新主人》,形成了她知识构成的基础。

在自由市场右派历史性的大失败中,这些理念给予其捍卫者们信心和历史性的目的感。他们宣称:新的“社会主义”政权必然是无理性的。只有市场才能有效地整合分布在数百万人群中的知识碎片,且通过价格信号来交流。政府取代市场的唯一途径是通过中央权力机构来集中处理一切知识和重要的决策。这一做法不仅徒劳无功而且专制。事实上,这一做法是暴政的开端,是撒切尔夫人之流发动战争反对的“渐进的社会主义”的根源。

虽然她华而不实的辞藻可以被轻易地嘲笑,严肃对待撒切尔夫人的思想会让我们得益匪浅。奥巴马总统赞美她为自由的捍卫者,然而她几乎每遇到一个独裁者就一见如故地希望施以援手:皮诺切特【4】、苏哈托【5】、甚至于波尔布特【6】(当时红色高棉正在发动一场战争意图重新控制缅甸)。她拒绝承认非洲人国民大会【7】能够治理南非,因为它是一个“恐怖主义的”组织;她至死都坚持认为:皮诺切特为智利带去了民主。

不过,在撒切尔夫人的思想中,所有这些都是连贯的。自由首先是市场和公民花钱的能力不受政府干涉的自由;民主就在于市场上存在的大量选择中。侵犯任意一条,即便是以选举产生的政府的名义,都是专制的开端。正如哈耶克本人在他的著作中不断说明的那样,这里边的逻辑在于:民主不过是一种临时的善,就其能教育公民接受自由市场和“法治”而言的善。和撒切尔夫人一样,我们可以证明:哈耶克本人会喜欢上皮诺切特,他宁可要一个“自由主义的独裁者”也不要一个什么自由都没有的民主制度。

无论如何,这些就是撒切尔夫人在保守党地方会议上传播的教条;她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而多次被选为国会议员候选人,后来在1958年,她被空降到芬克利(Finchley)区的保险席位上。作为国会议员,总体上她位于保守党国会议员的右翼。在某些方面,她表现出传统的专制主义色彩,比如她投票支持在学校恢复“用桦条抽打(学生)”的处罚;她投票反对废除死刑(甚至她丈夫都觉得此举“野蛮”)。在另一些方面,她表现出社会自由主义的姿态;比如她投票让同性恋和堕胎合法化。始终如一地,她倡议减税和自由市场,在哈耶克模式下她抨击高税收是“不仅朝向社会主义,而且朝向共产主义”(前进的)一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