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颁发巨额奖金真的是促进学科发展的最好方法吗?

时间:2013-06-18 13:38:07  来源:  作者:

近几年,特别是去年兴起的科学巨奖已经让多名研究者成为了百万富翁。然而问题是,颁发巨额奖金真的是促进学科发展的最好方法吗?

在获得一项奖金金额高达数百万美元的奖项之后,Alexander Polyakov并没有像人们想象得那么兴奋。Polyakov的领奖是这场今年3月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颁奖典礼的高潮,在全场短暂的寂静中,这位来自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物理学家,被宣布获得2013年度“基础物理学奖”以及300万美元的奖金。

走下领奖台后,略显紧张的Polyakov攥着刻有花纹的银色奖杯说:“这个新奖项是个有趣的尝试……奖金数额如此巨大,能够产生巨大的影响。不过它们要么是非常积极的,要么是极端危险的。”

Polyakov的矛盾情绪,其实是许多科学家对过去一年中连续出现的巨额科学奖项的反应。俄国互联网巨头Yuri Milner、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谷歌联合创始人Sergey Brin以及房地产开发商尹衍梁等亿万富翁创立了各种科学奖项,在奖金额度方面,已经远远超过了金额仅为120万美元的诺贝尔奖。

这些“新诺贝尔奖”的发起者希望获奖者能够成为科学界的楷模,激励下一代追求科学,并为相关研究领域带来较高的社会地位和资金支持。“我们将奖金数额提高到令人震惊的程度。”“突破奖”董事会成员之一、Brin的妻子、生物技术分析师Anne Wojcicki表示,“我们希望打造科学界的超级英雄。”

但是,如此夸张的金额以及奖项设立的目标引来了不少批评。“虽然我不希望这些巨奖被撤销,但是,我发现有些人在通过这些奖项,借用甚至收购诺贝尔奖的威望,这是非常令人不快的行为。”2004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家Frank Wilczek说。“人们怀疑,这些奖项给发起者带来的好处要多于给科学界带来的好处。”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科技政策学讲师Jack Stilgoe补充道。

为了下一代

自从1901年被设立以来,诺贝尔奖已经发展成衡量科学界中最卓越研究的标准。一些在诺贝尔奖之后相继设立的奖项则在特定学科赢得了各自的声望。例如,因诺贝尔奖未设数学奖,菲尔茨奖、阿贝尔奖负责奖励那些在数学界作出卓越贡献的研究者。而获得拉斯克医学奖,则预示着获奖者今后极有可能成为诺贝尔奖得主。

2012年7月,Milner突然宣布,计划此后每年再赞助一个额外的奖项。拥有理论物理学学位的Milner表示,他希望向世人展示,从事基础研究工作的人能够获得与从事体育、娱乐以及商业等工作的人同样的经济待遇。为此,他将奖金的数额设定为金融业的平均年薪。“这些有着最聪明头脑的研究者至少应当能够和华尔街的操盘手挣得一样多。”Milner说。

今年1月,尹衍梁设立了“唐奖”。获奖者将能够分享总额为4000万新台币的奖金,以及一笔总额为1000万新台币的研究经费。“唐奖”将从2014年起,每两年表彰可持续发展、生物制药、汉学以及法学等领域中的杰出研究者。“在过去的100年里,主要是西方国家和西方研究所在培养天才研究者。”尹衍梁说,“现在,随着亚洲经济的崛起,我们应当肩负起促进世界发展的责任,并为之作出贡献。”今年2月设立的生命科学领域的“突破奖”同样由Milner发起。不过,这一次是他与Zuckerberg、Wojcicki和Brin等人共同出资3300万美元奖励11名获奖者。

在对如此巨额的奖金惊奇之余,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是,获奖者将如何分配奖金。“我真的钦佩这些亿万富翁回报科学界的行为,但是我也真的希望,巨额奖金能够被用于科研之中。”美国加州圣地亚哥Craig Venter研究所的遗传学家兼创始人Craig Venter说,“如果获奖者拿着这些奖金去买大房子,可就不妙了。”

即便获奖者将奖金投入到研究工作中,一些研究者还担心,实际上,这笔奖金是奖励给了那些已经拥有充足资金和声望的科学家。虽然“基础物理学奖”没有颁发给任何诺贝尔奖得主,但是,获奖者中不乏沃尔夫奖、菲尔茨奖以及麦克阿瑟“天才奖”获得者。“他们并非缺乏资金、不被认可的研究者。”哥伦比亚大学数学家Peter Woit说。此外,许多“突破奖”获得者还是准诺贝尔奖得主。例如,该奖项的得主、日本京都大学干细胞生物学家Shinya Yamanaka就于去年与他人共享了诺贝尔奖。

这意味着巨奖最终将加深科学界“富人”与“穷人”的鸿沟。德国法兰克福生物多样性和气候研究中心生物统计学家Bob O’Hara说:科学界的权威专家将获得大量资金,而那些默默无闻的研究者得到的则很少,贫富差距问题将极为突出。O’Hara与其他研究者还抱怨“突破奖”与原本的诺贝尔奖在奖金设置方面有重叠。“突破奖”仍然忽视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偏重于分子生物学和疾病的研究。

昂贵赌局

尽管“突破奖”因其过于求稳而饱受诟病,评论家认为“基础物理学奖”的设立太过冒险。Woit注意到9位物理学获奖者中5位是弦理论研究者。一直以来,Woit都直言不讳地指出,弦理论研究过多地占用了奖金的份额,而其本身却难以直接进行实验检测。他说:“最明显的风险在于,当弦理论研究吸收了大量资金后,却被发现是完全错误的理论,最终导致竹篮打水一场空。”

由于未来负责“基础物理学奖”和“突破奖”授予事宜的委员会是由前获奖者组成,因此评论家担忧此举会加剧科研领域的歧视问题。Woit以Polyakov获奖为例指出,“当弦理论研究者将奖项颁给他们的同事时,这将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于日内瓦举办的“基础物理学奖”颁奖典礼借鉴了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形式,鲜明地体现了其设立者对激励当今及未来科学家的决心。Milner说:“我坚信大家最终都会关注这场典礼。”不过,与会科学家的反应则泾渭分明,有些人觉得“非常有趣”,有一些则抱怨“太冗长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