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在网上,你真的存在吗?

时间:2014-03-02 09:25:28  来源:  作者:

 你之前很可能看过这样一幅漫画:两只狗坐在电脑之前,其中一只狗对另一只狗说:”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只狗。“
也许你可能没有意识到(至少,我是没有意识到)这幅漫画早在1993年就已经被制作出来-它对于互联网的预测是如此的超前。在二十年前,鲜少有人上网,但早在那时就已经有了对网上交流缺乏真实性与可信度的担忧。你屏幕上文字的制造者可以是任何人,甚至可以是一条狗。
时至今日,我们仍然认为在网上发生的事情是缺乏真实性的。在互联网革命发生二十年之后,我们仍然会说“在现实生活中...."来和我们在网上的行为加以区分。我们对通过网恋情侣嗤之以鼻,我们把我们的朋友分为“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和“网友”。但是我们真的认识这些“网友”吗?
当然,在网上变换身份是非常容易的。从夸大个人的容貌,背景或者简历来假装是另外一个人,机会的大量存在为谎言提供了托词。骗局瞄准了那些孤独,容易受骗的人群,贪婪的人充分利用这一点,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
在这个充满镜子的殿堂,很容易发现我们与其他人的交流是不真实的,不可信的,或者至少是不完整的,短暂的。除非你在现实生活中认识他们,否则你似乎对他们一无所知。
但是网上交流真的如此虚幻吗?这种活动天生就有瑕疵吗?并且如果我们网上生活是如此的不真实和短暂,那么与我们交流的人也是虚幻的吗?
在1909年,E.M福斯特写出了一部具有惊人远见的科幻小说《机器停止》。用来对抗乐观的未来主义者H.G威尔斯的观点。福斯特虚构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人们摒弃了直接实践和人类的互相接触。人与人之间仅仅通过一个名为“机器”的系统来进行电子交流。一个名为Kuno的年轻人乞求他的母亲Vashti 亲身去探望他,而不是通过这个系统:
我在显示板上看到与你相似的东西,但是我没有真正看到你。通过电话,我听到与你相似的声音,但是我没有真正听到你。这就是我想要你来的原因。来看看我吧,这样我们就能真正的见面,探讨我心中的希冀。
将近一个世纪之后,哲学家Hubert Dreyfus 引用了这篇文章用来佐证网上交流的不足。他认为“远程即席”永远不能等同于真实在场。Dreyfus的《在互联网上》发表于2001年,然而在十年之内,由于互联网巨头突然崛起的态势远远超过了那些悲观的预测,所以这本书频繁的被改写。
Drefus认为,当我们通过电脑或者电视屏幕进行交流时,不管图像多么细微,有多高的分辨率,也不管声音有多么清脆和清晰,我们仍丢失了一些东西。正如法国声像学家Maurice Merleau-Pony 说的那样,我们不知如何调整身体来适应环境,来获得最佳视图,也不能实现世界上的“最优控制”。我们不能通过手势和姿势进行直接交流,也不能融入共享的情绪。网上交流由于缺乏身体的在场,那来自于我们脆弱的身体和其他人同时在场用来寻求心理安慰的唯一的弱点,从而充满风险。
但是我们现在仍然在网上灵肉分离吗?越来越多的答案似乎是这样。在1993年,那些上网的“狗”可以把它们的身体隐藏在闪烁的光标和一些基本文字后面。今天,我们让可以显示我们身处何方的照片,视频,音频充满了公共媒体。通过时间和空间,我们比任何以往的扩大了我们肉体的存在。
正如Lauren F. Sessions 注意到的那样,网民也通过注意观察其他的用户怎样展现自身来实现网络上的形象与自身真实形象的连接。在中期头十年,使用一种名为”Myspace角度“的镜头,拍摄可以使自己变得更美丽的照片作为个人资料图片的行为变得臭名昭著。其中暗含之意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展现自己的人,在试图掩饰他们真实的长相。因为这种行为变得为人所不齿,所以就促使用户回归本真,而不是展现那种理想化的自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