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全民阅读 | 推荐影音 | 推荐站点 | 网站导航 | 基金奖项 | 智囊智库 | 赛事集锦 | 为/问什么呢 | 太有才啦 | 献言/呼吁/告诫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 > 为/问什么呢

德国《时代周报》 工作的意义:我工作故我在?

时间:2014-07-26 06:47:59  来源:  作者:

 工作确立了我们的社会地位。不工作的人被视为寄生虫。这种扭曲的思想是反自然的。本文作者认为在现代社会中工作让我们疏离了自我,它已然成为了另一种宗教!你怎么看?有工作的,没工作的或正在找工作的大家都进来讨论讨论吧!
文/帕特里克.斯派特
(作者简介:帕特里克.斯派特,哲学博士,作家,记者。这篇文章节选自他的著作《你是做什么的?论反工作崇拜》,该书已由Rotpunkt出版社出版。)
在派对上也许没有哪一句话出现的频率比这一句的还高:“那你是做什么的?”这背后隐藏着一个没有说出来的问题:“你有用吗?”工作确定了我们的社会价值:你跟我说说你是做什么的——然后我来跟你说说你是谁。如果不了解对方的工作,我们会非常紧张。
没有工作的人公开宣称,他不想工作,而且绝非每一份工作都好过没有工作。这种人不仅自己到处煽风点火,还煽动其他人也这样做。与此同时,这个勤勉的社会最终会跌入深渊。我们这个时代的口头禅是:我工作故我在。
“工作崇拜”已经深深地植入了西方工业国家的DNA中,我们从小就被反复灌输这种思想。有一次我在柏林克罗伊茨贝格区的科特公交站大门那儿看到一对父子。他们走到一个乞丐跟前,那个父亲并没有施舍那个乞丐,反而威胁着对他幼小的儿子说道:“如果你不努力的话,你以后就会变成这样!”
嗯,如果财富分配不均的话,可能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是吗?而且如果人们有了工作,如果他们在为数不多的工作岗位中搞到一份工作,那么他们就可以勉强活下来了。马丁.芬特科恩,大众汽车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在大家被8.5欧元的最低工资搪塞的同时,却只向工人支付8.055欧元的时薪。干得漂亮!
政治还在持续不断地给“工作崇拜”火上浇油:“不愿工作的人,也就不该吃饭”——社民党的时任劳工部长弗朗茨.明特费灵以保罗书中圣经式的句子来为其强硬的政策——哈茨四救济金(译者按:Hartz IV是2005年以来德国施行的一项救济政策,是为正在寻找工作的人设立的最低社会保障)辩护,这项政策是为了折磨所谓的懒汉而制定的。自从47.3%的德国民众支持这项提议后,大部分失业者几乎对找工作失去了兴趣。
此外,与工作有关的情况是相当矛盾的:我们默默地追求舒适,却又大声赞美工作。没有哪一张竞选海报的标语不是争取更多工作的。要求更多工作的呼声类似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在这种情况下,扣留人质行为中的受害者,逐渐地和绑架者建立了一种积极的关系。我们经常听到“发展”、“竞争”、“稳定“等胡言乱语,这是为了说服我们必须“把腰带绑得更紧一些”,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有“稳定的工作岗位”——其他的一切都“别无选择”。那就别加薪了,否则公司会破产的。我们允许富人不缴那么多的税,不然他们都要跑到国外去了。这一切都成了共识——甚至在受雇者自己那儿也是这样。
当我们尽可能去摆脱艰辛和工作的时候,情况就变得更加矛盾了。如果有了洗衣机,谁还愿用洗衣板?如果有了复印机代替,谁还想用手写?如果有一台计算机,谁还想心算复杂的税务数字?我们懒得要命,却又歌颂工作。“工作崇拜”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使得我们的理解力降低。这就是当前的矛盾之处:当工作死去的时候,“工作教”就获得了国教的地位。以哲学家罗伯特.库尔茨为首的经济小组在其《反对工作的宣言》中这样写道:
“ 一具尸体——工作的尸体——在掌控这个社会。21世纪出卖劳动力商品与20世纪用邮政马车销售一样有着光明的前途。在这个社会里谁不能出售他的劳动力,谁就会被认为是'多余的'而被清扫到社会的垃圾堆里。现在,工作在其死亡中露出了它作为极权主义力量的原形,它无法容忍其他神的靠近。拥有'任何一种'工作都胜过没有工作这种定律,成为了普通的教义。”
我们生活在一个劳动生产率非常高的资本主义时期,因此社会越来越不需要劳动力。现在欧洲南部的失业率——包括青年失业率——已经超过50%。这仅仅是即将到来的失业大餐中的试吃部分而已。流水线岗位上不断被安置电脑和机器人。快餐连锁店麦当劳目前已经在其全球的分店安装了几千个外卖自动出售机。顾客们可以在触摸屏上下订单,接着在自动售货机上进行支付,然后进店取走食物。麦当劳因此可以减少几百个违反道德的付费岗位。在这个旗杆的另一端,现在连律师都会被解雇。在美国,所谓的E探索程序——一个复杂而且要通过学习的软件——仍然在不断吸收调查工作人员去深挖堆积如山的旧法案卷宗和审判案子里的律师们。牛津大学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到2030年,美国大约47%的工作岗位会沦为自动化的牺牲品。
工作变得越少,我们就越赞美工作
工作变得越来越少不是因为我们太低能,也不是因为富人交了太多税并用新自由主义来哄骗我们。大多数人早晚会找不到工作,因为论早资本主义已经崩溃了,论晚的话,机器会代替我们劳动力。目前全世界过百万的人就业不足或者完全没有工作的趋势还在上升。
但是,全世界的工作变得愈来愈少,我们会愈发赞美工作,而不是虚度青春。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大可减少平均工作时间。“发展”反正是不再可能的了。除了人类的贫困,还有什么应该发展呢?让我们少工作些吧,摆脱“工作崇拜”,别将其传给下一代。为了让孩子们长时间工作而将其束缚在写字台旁边,禁止他们游戏和探索世界,这和折磨有什么两样。我们应该问孩子们,“你想成为谁?你有什么目标和梦想?”,而不是问他们,“那你想成为什么?”。
在这里引用约翰.列侬曾经说过的一段话:“在我五岁的时候,我母亲总是对我说,人生中最重要的是要幸福。等我上了小学,她让我写下我以后想成为什么。我写下了:幸福。她说我没有正确理解这个问题,然后我回答她说,她没有正确理解人生。”
我们正确理解人生了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