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李希光:重庆梦与中国模式

时间:2010-09-22 11:27:07  来源:  作者:

重庆梦与中国模式

李希光 顾小琛

  摘要:重庆梦是中国模式的载体与叙事。作为一个内陆中心城市,重庆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并没有受到严重冲击,其外向型经济只占12%。在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之下,重庆却以15%的速度飞奔向前。重庆的高速发展证明了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失效,也证明了科学发展观的重要意义———以人为本、改善民生既是发展目的,也成为发展源泉。重庆通过“一座拥抱农民的城市”、“一座为低收入群众造房的城市”、“一座关爱留守儿童的城市”、“一座关注市民幸福感的城市”、“一座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一座民生型的社会主义文明城市”六大实践破解了“中国双重人格难题”。重庆实践具体地深化了对中国模式和北京共识的认识,重新定义了现代性,肯定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能力优势,终结了“历史终结论”;重庆提出的民生幸福指数再造了中国制度的合法性和优势。中国的软实力来自中国原创的思想观念与中国人编的“中国模式”在国际观念市场上的竞争力。重庆协调激发个体积极性和公共控制能力已经成为一种软实力,其对发展中国家的吸引力超过西方模式的吸引力。中国的改革开放将把重庆探索的实践带进国际思想观念市场。我们需要提出在国际观念市场上通过推销重庆梦、中国模式,向世界清晰地传达中国的理念和奋斗目标。

  关键词:重庆梦 中国模式 科学发展观
  
  95年前,16岁的邓小平怀揣中国梦从朝天门乘船驶向世界。今天,从夜上海到夜重庆,从重庆歌剧院到北京鸟巢,从朝天门到维多利亚湾,重庆正成为国强民富“中国模式”的实践范本。“重庆实践”作为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的有机结合,作为科学发展与和谐社会的生动展示,既强调经济发展,也强调普惠民生;既重视物质富裕,也关注精神丰富;既改善自然生态,也优化社会环境;展现出一幅科学发展的新图景,探索出一条构建和谐社会的新路径,传递了一个清新、动人、令人神往的重庆梦。

  一、“重庆实践”破解“中国双重人格难题”

  重庆就是中国的一个缩影。它负载着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城市富翁、贫苦农民、山区穷人、库区移民,城乡二元、贫富差距。

  “中国政府面临着一个两难的局面:中国越是发达,越是繁荣,中国领导层越有一种不安全感和受威胁感”。2007年中共十七大召开前夕,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全球冲突与合作研究所所长苏珊·舍克出版了《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一书。这是她在书的“序言”中写的一句话。苏珊·舍克在书中还写道,30年改革开放已经剧烈地改造了中国社会。从一开始人们普遍认为的一场没有输家的改革,到贫富差距加大,群体事件频发。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在拉大,沿海地区与西部省区的贫富差距在加剧。这种二元对立将严重削弱政府的权威和合法性。剑桥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斯蒂芬·哈尔珀在2010年出版的新著《北京共识》中写道,“除非北京政权崩溃或者中国政治体制发生激烈变革,中国将永远保持分裂的人格。”哈佛大学社会学教授怀默霆在他的《社会火山之误解:当代中国对不平等和分配不公的认知》一书中分析了中国社会最深的裂痕:城乡差距。中国共产党的革命致力于建设一个平等的社会,但是在现实中,这个国家的80%的人口被拴在土地上。

  1978年中国的改革给中国城市和乡村带来了很大的变化,但城里人和乡下人在生活中享有的不同权利和机会严重分裂了中国,给城乡之间带来了更加严重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主要表现在收入、教育、医疗、住房等方面。乡下人,特别是住在城里的农民工还面临着多重歧视。

  面对这种“增长中的烦恼”,作为中国最大的城市和农村的集合体,重庆开始了一项伟大的实验——在观念上、政策上、住房上彻底解决农村居民和农民工的社会地位和待遇问题,从根本上解决“中国人格分裂”难题。

  邓小平曾用非常形象的语言描述了中国发展模式——“摸着石头过河”。今天,胡锦涛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的治国模式。2007年10月,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共十七大上正式提出,科学发展观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指导方针。科学发展观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这标志着中国模式进入了一个新的层面。

  今天重庆社会经济发展的大胆实践已经被国内外学界当成一个成功案例,一种崭新的方法论,它使我们从一个新的视角和框架认识科学发展观在中国的伟大实践。

  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邓小平就指出:“各国必须根据自己的条件建设社会主义。固定的模式是没有的,也不可能有”。2008年12月,胡锦涛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也没有一成不变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我们既不能把书本上的个别论断当作束缚自己思想和手脚的教条,也不能把实践中已见成效的东西看成完美无缺的模式。

  重庆实践不仅打破了华盛顿共识,超越了日本与东亚模式,丰富了北京共识。重庆的成功经验打破了西方的定势思维:外资推动论、出口拉动论、廉价劳工论、国进民退论。一时间国际上给重庆模式贴上了各种标签:“一个城市的社会主义”、“一个民本的社会主义”、“中国式社会主义3.0版本”……

  实践1:一座拥抱农民的城市

  夕阳西下,小客轮停靠在重庆朝天门码头。毛狗狗走出船舱,登上石梯坎,战战兢兢地投进了重庆城怀抱。来自乡下的年轻力壮的毛狗狗一无所有,孑然一身,从武陵山乡来到陌生的山城重庆,开始了崭新的生活。然而毛狗狗遇到的最大困难是无法融入这个城市。毛狗狗是城市歧视、蔑视、役使和榨取的对象。

  这是作家曾宪国最近发表的小说《门朝天开》的一幕。作者透过毛狗狗进城这一不可逆转的社会潮流,揭示了城乡二元对立这一中国在新世纪面临的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