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加利: 南大演讲实录

时间:2010-11-01 20:59:50  来源:  作者:

尊敬的校长先生、各位嘉宾、亲爱的同事们、朋友们:

  首先,我要向大家表示感谢。在南京大学即将迎来百年校庆的日子里,能够如此荣幸的被授予贵校的名誉博士学位,我感到很自豪。
让我为之激动的原因有很多。
首先,我由衷的认为,大学就是我的家。置身于大学校园中,我真的感觉到就像在家里一样。今天,在南京大学的校园里,我又一次找到了这种感觉。
另外,正如校长先生刚才所说的,在我担任埃及外交部长和联合国秘书长期间,中国一直以各种方式支持和响应我的政治外交举措。因此,能与大家欢聚在此,我感到很高兴。
除了官方往来之外,从个人的角度来看,我和中国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家也一直保持着深厚的友情。我经常到中国来寻找思想的灵感,梳理上的脉络。
中华文明具有几千年的历史:在最近的十年中,中国的经济正以每年9%到10%的速度增长;中国有着十三亿的人口。显而易见,中国籍此打破了西方世界和超级大国精神上的无忧状态,历史上的优越感和如今的特权地位。
中国道家讲究“清静无为”。“清静无为”并非意味着消极被动,确切的说,它是一种“善于顺其自然”的艺术。中国深受这种思想的影响,并不急于在国际上扮演首要的角色,但是我相信,在国际范围内,她将肩负起比以往更多的职责,为建立多极化的世界格局作出贡献。
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是数十个国际组织的成员国,前不久又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这一切都证明了我刚才提出的观点。
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我还想说一说我为南京大学授予我名誉博士而感到自豪的第三个原因。
校长先生,您在刚才的致辞中对我过奖了。不过正如您所说的,我毕生都致力于在一切有可能的地方推动对话、和谈与谅解。无论是在萨达特总统的身边还是在穆巴拉克总统身边,无论是在联合国还是在国际法语国家组织,我始终坚信,和谈与对话是通往和平之路的大门。
现在,我比以往更加坚信这一点。尽管这条路很长,和崎岖,而且,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中东地区的悲剧性的历史,还会发现这条路有时会让人失望,但是,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沿着这条路不懈的走下去。
这种谅解,这种对话的精神,在你们南京大学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它们体现在你们向世界开放的意愿中,体现在你们促进多语化发展的努力中。
由此,我自然要向你们作出声明,我个人是如何理解多语化与文化的多样性这两个密切相连的概念的,同时也要大家知道我多么希望在国际法语国家组织中体现这种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
国际法语国家组织既是一个政治机构,也是一个语言机构。以法语为纽带,这一组织至今已吸纳了55个国家和政府的加入。
人们可以看到,在当前世界化的背景下,国际法语国家组织是一个团结、交流的绝好途径,也是提出不同意见和投入行动的绝好途径。
因为必须清醒的认识到,世界化并不仅仅局限于商贸往来或信息交流方式的全球化。
从“世界化”这个词的最广泛的含义来看,它首先对文化产生直接的影响。
也许,大家并不知道,每两个星期就会有一种语言从世界上消失。随着这一语言的消失,与之相关的传统、创造、思想、历史和文化也都不复存在。
是否应该将这种视为一种必然呢?
是否应该认定世界化必然导致语言与文化多样性的的消亡呢?
是否应该屈从于唯一一种语言的霸权呢?
我的回答是:“不。”
因为多样性原本就是自然界的现实。从这一点来说,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是丰富的人类遗产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因此,按照我的想法,国际法语国家组织的职责远不只是对法语的保护。它以保护世界的各种语言与文化为己任。
除了保护人类的遗产之外,它还应该致力于实现国际范围内的民主。
    因为世界化进程的第二个影响就是将大部分与人类未来相关的重大问题变成了世界各国共同关注的问题。
    这些问题中,既有关于环境保护的,也有关于控制未来人口增长的,既涉及到禁止疾病的传播,也涉及到打击有组织的犯罪和反恐斗争。
    显而易见,如果局限于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民族的范围内,所有这些问题是无法得到全面认识的。
    我们处于一种相悖的境遇中:国家在赢得主权的同时也在失去主权。
    当一个国家的政治产生国际性的影响时,它便赢得了主权。
    当一个国家的政治在越来越多的方面更多地依赖于其他国家,尤其是凌驾于国家结构之上的新兴权力时,它便失去了主权。
    因此,从全球的角度来思考民主,在世界化破坏民主之前让世界化得以民主化,这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只有在国际社会的各个权力层次都行动起来,只有保护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国际关系的民主化才能得以实施。
    因为,正如一国之内的民主必须依托于多党合作,国与国之间的民主也同样必须依托于语言的多样性。
    就此而言,国际组织中的所有正式工作语言必须得到切实的尊重,这是至关重要的。
    因为,如果所有的国家都说同一种语言,按照同样的方式思维和行动的话,那么国际范围内极有形成一种极权制度的危险。
    我们永远也不要忘记,一门语言,它所反映的是一种文化和一种思维方式。说到底,它表达了一种世界观。
    如果我们听凭语言的单一化,那将会导致一种新型的特权群体,即“话语”的特权群体 的出现。
    数十万个决策者的世界必须是数十亿的地球居民共同参与的世界。
    这些居民和他们的身份、文化和语言密不可分。
    要帮助他们相互接受各自的文化和语言,而不是像技术官僚那样,走单一的语言的捷径,而这种语言是世界居民中绝大多数人并不熟悉的。
    总之,语言的多样化是促进一种真正的和平文化的途径。
    给多语以应有的位置,就应该鼓励人们去学习这些语言。
    能说多种语言,就赋予了自己向他人和世界敞开的多种途径,就有利于思想的交流,就为文化间的对话打开了通道。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