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韩泽广:倾听自己内心的独白,也许就是创新的开始

时间:2013-02-25 19:06:23  来源:  作者:

 创新是科研的生命源泉和动力,也是我国各级领导、科学家和科研管理工作者挂在嘴边的“热词”,而现实生活中真正的科技创新却很少,创新能力不足的原因可能很多,有人归咎为文化传统和科研体制上约束、“官本位”思想、经费投入不足、人才和成果评价体系缺陷、科学家合作精神差、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等。客观地来讲,这些外部因素都制约了科技创新,是造成了我国整体上的科技创新不足重要原因主要原因。但我作为创新主体的科技工作者,常常思考的是我们科技人员个体本身是否就是科技创新的最大障碍,我们是否受制于自己狭隘的思想、表浅的洞察、无逻辑的思维以及浮躁的心态等。我们科技人员必须要做到的是:突破自我约束,发挥最大潜能,实现创新和突破。

  如何做到,对我们每个人都是挑战,对此,我有一些粗浅的看法供大家“批判”。

  学习与想象力

  我们大多数中国人认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我从来怀疑这种说法,从人类进化角度根本占不住脚。但我承认中国文化中有非常好的传统,就是十分重视“学习”,是“学习大国和强国”。我们把“学习”推到一个极端,导致我们从小到大不断看书、背书,有一些人在电视上表演这种才能,令人叹为观止。我们大多科技人员包括我在内在大、中、小学是好学生,养成了这种学习习惯,因此看文献很多,有新的相关文献,尤其在国际主流学术杂志如Nature,Science,Cell发表的文章,马上就能知晓。我们有人也常常以此为自豪。

  我们学习习惯能给我们带来许多好处,包括科研方面。随着我国科研经费的快速扩张,我们能快速把经费优势与前沿科技结合起来,把国际上最先进的设备、研究策略和方法引进来,结合中国特色资源如疾病样本等,很快就能出结果、出文章,包括在Nature,Science等发表文章。最近几年在基因组和遗传学、结构生物学、干细胞等领域的研究大体如此,在国际上也形成一定影响,某些研究课题似乎处于国际“第一方队”。

  但我们要问的是,我们这种“跟跑”战略能实现真正的突破吗?我们的“学习”是否要还能进行下去吗?“学习”本身顽固观念和传统是否使我们一直成为“套中人”,我们应该考虑“破茧而出”了!

  想象力可能是把我们带出这种科研“困境”主要手段,正如爱因斯坦认为“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是“知识进化的源泉”,是“科学研究中的实在因素”。提高想象力对中国人很难,尤其对年长的科技工作者很难,我们已经习惯于“学习”外国人的先进科学技术、习惯于围绕“重大科学问题”、习惯于贯彻“战略科学家”的建议,习惯于围绕“申请指南”去做命题作文。我们往往忘记了科学研究目的之一就是探索未知。

  作为生命科学研究者,我们都感受到生命过程是极其复杂,我们目前获得的有关知识只是其皮毛,大多是静态过程中的一个断面或者一个侧面,更遑论生命整体动态运作的规律。生命科学领域是我们认识领域的巨大“黑洞”,我们只有充分发挥想象力,才能提示新的发现、新的规律,发展新的认知工具。

  我建议,有时我们可以离开电脑桌、远离一点嘈杂的人群、不想那些利益冲突带来的烦恼、沉静一下浮躁心绪,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就是染色体中基因组DNA、就是其中的基因、就是那些小RNA、就是翻译出来的蛋白质,在那个相对封闭的细胞中应该如何运作,才能保证整体系统的运行良好;如果有空间区隔如不同细胞器,信息如何交流;如果又有时间因素如发育、分化和衰老,应该如何设计不同“开关”……。仔细听听你自己的内心独白,也许这就是创新的开始!

  科学价值判断

  作为科学工作者面对众多的可研究方向,有时会非常迷茫,往往听从“钱”的召唤,为“生存”而奋斗去了。也有些科技人员虽然不为“生存”忧愁,但面对世界上此起彼伏的所谓“科技突破”,要么不知所从,要么哪个“热”就做那个,基因组“热”就做DNA测序,小RNA“热”就做小RNA表达和干预,干细胞“热”就将干细胞用于临床……。许多科学家包括我在内往往深陷其中,有时也乐在其中。争取到许多大项目、大课题,在Nature、Nature Genetics这样的主流杂志发表了论文,在国际学术领域有一定影响,似乎值得骄傲了。

  但我们扪心深究几个问题时,往往就会生出“尴尬”。我们可以循着科学研究本身和目的深究这些问题:我们的发现是否带来科学认识领域的重大进步,是否明显推动了对未知领域的认识;我们的研究成果是否揭示了新的领域,是否形成了新的科学概念,是否改变了人们原有重大认知错误;我们新的发明是否明显延伸了人们探索未知领域的手段、是否能发展成广泛应用的工具,是否能明显改善或者改变人们的生活。

  如果以上难以判定,还可以追加一句:我们的研究包括发现、发明、新概念、新假设等是否真正属于“无中生有”吗?是否属于“前无古人,后有来者”吗?我们如果敢真心直面回答“是”,那么祝贺你,你可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了。

  逻辑思辨和求证

  我们中国科技工作者往往不相信自己,相信外国专家和权威,尤其像有诺贝尔奖获得者头衔的科学家在中国被作为“神”看待,他/她们的一句礼貌的赞扬,会使一些中国科学家如获至宝,每次必然高调引用,似乎是他/她马上要获得该奖。更为常见的是一些中国科学家在说自己研究领域或者课题重要性时,往往会提到某位外国科学家因为研究该课题获得诺贝尔奖来增强自己科研的正确性和正当性。另外,国家和地方设置的项目指南往往是国际“流行色”,表明中国科学家追求是所谓时髦的科研领域,也表明中国科学家作为整体缺乏自信。

  缺乏自信的原因很多,外在的因素包括“官本位”体制、权威主义、家长作风等严重侵蚀人们自主思考、独立判断的能力。但我们科学工作者也要直面我们自己,是否我们也懒于思考,习惯用别人的大脑指挥我们的行动。这样做虽然没有风险,但失去了做科学研究的意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